展商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>展商资讯
广交会,“中国经济”的缩影
信息类型:外贸攻略发布时间:2016-10-20浏览次数:594次

果说珠三角是“made in china”的镜像;那么广交会则是中国经济的缩影。
从1957年开始的广交会已走过一甲子,60年来,总共累计外商764万人,出口成交1.2万亿美金,一直是全球规模最大、影响最广、效益最高综合展会之一。自1997年开始,广交会全年成交额达到200亿美元,此时广州万商云集,中国成为名符其实“世界工厂”,2007年广交会成交额突破700亿美元,创造会展业成交额历史新高,同年中国实体经济到达最高峰。可以说,“广交会”上这些数据,与中国实体经济正好一一对应。
自2008年以后,随着中国制造业日趋艰难,广交会成交额也一路下行,虽然很多老厂商坚持参展,但感慨一届不如一届,10月15日第120届广交会低调开幕,广州温度高达32摄氏度,16日人流量尚可,但仍能感受到“中国制造”的萧杀寒意。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
十年前广交会上的一个订单,可能让一家厂商走向世界,而现在广交会每一次展览,成为很多老厂商眼中鸡肋!去吧,纯粹是给自己找罪受,白忙活一场。不去,万一老客户没有看到自己,是不是觉得公司出现问题了。有位长期参展电器商家讲,展会每年参展商变化不过30%,所以采购商越来越少了。他现在来广交会主要目的为了打品牌,对找客户并不抱太大希望。
广交会成为鸡胁不是从今天开始的,2008年104届广交会,因为“华尔街金融风暴”波及中国,广交会上美国展商难觅踪影;欧美企业更是订单零落,典型的是玩具商愁白头;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,全球最大玩具合俊集团代工商下属企业倒闭……104届广交会落幕后,各大企业接获的出口订单大幅缩水,整体情况大致缩水三成。
自2008年104届广交会开始,后两届稍有回升,但广交会一直走下坡路,这里既有金融危机影响,也有在线交易的抢滩,还有东南亚制造的崛起,更有专业展会的分流。但最核心的,仍然是“中国制造”的日趋势衰落。
每一次“广交会”,都是许多珠三角代工厂商苦等的“最后一丝希望”,这些“中国制造”者希望能找到一两根来自海外的救命稻草,但现实总是残酷的,随着实体经济一路下行,厂商能感知未来之路愈发冰冷。
二“中国制造”为何如此艰难
谈“中国制造”的艰难,要从1992年开始谈起。
1992年到2002年,是中国制造的黄金年代,“邓公南巡”是发展的第一推动力,顽强的市场经济在中国这僵化千年的石板上开了花,虽然10年发展路上斑斑血汗,但那时候的珠三角和长三角,人气兴旺,日新月异。
2003年~2007年,这是“中国制造”白银时代,但事实上从2005年开始实体经济已经在往下走,但由于“黄金时代”的巨大惯性,以及2001年加入WTO后全球化红利,使得这时候的外向型经济达到最高峰,但已经隐患重重。
2008年~2016年,这是“中国制造”的黑铁时代,2008年房地产市场的高歌猛进,“中国制造”被抽血,已经开始萎靡不振,本质上与欧美“金融危机”没有多大关系,但由于时间上的巧合,当时的舆论很巧妙将责任推到美国人头上。
问题自2003年始开始——国家财政收入增长年均20%以上,远远高于GDP增长,更远远高于居民人均收入增长。钱从何而来,就是与民营企业争利的结果。自2003年开始的税费调整,人民币升值,国有企业强势,地方政府的蛮横,让大部分民营企业利润直线下降,注定我国经济增长失去了最根本动力。
“世界工厂”风光不再的核心原因
按照常理,中国一旦成为“世界工厂”,只要自己不瞎折腾,由于巨大的人口红利、吃苦耐劳的民族性格、产业链的完整布局、聪明智慧的产业工人、具有开拓精神的企业家,其地位基本无人可以撼动。但自2003年以来国内政策连续“自宫”,使得欣欣向荣的“世界工厂”门前荒草凄凄,直至今日的奄奄一息。
自2004年以来奉行的“国进民退”方针,从民营企业吸血,输血给国有企业,让“市场经济”倒退十年。
自2002年以来,中国房地产市场狂飚突进,房地产吸引大量资金成为唯一支柱性产业,实体经济很难赚取利润。
腐败产业链条侵蚀企业每一寸肌肤,权力并没有因为经济发展而退出管控,反而借机食利而肥。
政府税收一日重过一日,各种苛捐杂税让民营企业负担过重。
人民币升值导致“中国制造”利润愈发稀薄。
人口红利不再,计划生育影响,“用工荒”成了企业担心问题。
“腾笼换鸟”政策,低端产业并不代表就是污染企业,下游企业一样可以赚钱高利润,而污染与企业高低端没有关系,与政府管理密切相关,将劳动密集企业视为污染产业,逆市场化以行政手段将此类企业迁移出去,也是“世界工厂”自宫的一种表现。
2008的《劳动法》是对脆弱实体经济作出最后一击,《劳动法》是个好东西,但不应该是在中国实体经济最艰难的时候提出来。
地方政府没有与时俱进,相反保守主义大行其道。
还有人在说中国不做“世界工厂”,不做“世界工厂”还能做什么,中国有几个深圳,又有几个华为?没有“世界工厂”就没有“中国制造”,没有“中国制造”就没有强大的实体经济。再补充一句:中国制造的没落,跟马云真没什么关系!
四看不到的新闻,沉默的120届“广交会”
如果在以前,广交会话题是可以上热门的,但是现在连传统媒体也懒得关注,稀稀落落几条新闻稿全是例行公事,看到的只有宝强秩事,马蓉艳史!
一叶落知天下秋,120届“广交会”尚未结束,但也可以从一些细节来“窥视”展会情况。
◑社交媒体,你看不到“广交会”身影微博上#120届广交会#关键词,所有微博加起来竟然只有10条,而在搜搜微信上“广交会”3字,从15日开始到17日的相关内容也不超过30条,百度新闻里搜索“广交会”全是官方通稿。与隔壁深圳的“国际创客周”相比,广交会自主传播动力几乎可以忽略,而“国际创客周”自媒体推送动辄10万+,国家媒体也全是封面报道,关注量从另一个侧面反应了展会本身的重要性。
◑现场从车水马龙到人烟日少广交会10月15开幕人流较少,10月16日(周日)增加了不少游客,但总体来讲人流量已经不能与昔日相提并论,据广交会采购商报到处消息,前两日总共6.5万人入场,与上一年基本持平,但相对于展览总面积为118万平方米,展位总数60250个广交会来说,这人流量真称不上有多少,一个参展商“汉XX尔”称,从历届广交会客商如织,到现在人流了了无几,生意难做不?说不难做是假的……
◑第三世界朋友较多,欧美厂商很少
展会前两天,档口厂商拿到的名片挺多但成交量少,第三世界兄弟比较多,来自欧美采购商较少,一家瓷器厂商虽然一天收到30多张名片,但没有成果。此次采购商来自非洲、南亚、拉美的兄弟们最多,所以别动辄歧视广州20万黑人兄弟,他们其实是广交会主力军。现场翻译价格一再跳水,举牌做翻译的学生们“降价推销”,英语翻译报酬为500元/天,小语种报酬较高,例如俄罗斯语在800元一天,但结果不如预期,一学生站在场馆外3个小时内,只有两个人询问了翻译价格,而且并没有合作的意向,按照往常惯例,这个价格会持续走高,可现在价格往下也没有采购商愿意合作。
◑产品主要拚价格,与10年前老一套 
广交会现在拚低端产品,还是希望在价格上击跨对手,出产品同质化竞争依然激烈。特别是对于走中低端路线的玩具、节日礼品、家具用品等企业,同行之间竞相降价。有一个老参展商表示,价格战依旧累见不鲜,产品利润一再缩小。另一位首次参加广交会的商家说,买家来自全球,但东南亚,中东居多,高质量客户目测数量很少,产品基本都是传统型,同质化严重,科技含量低,挣的都是辛苦钱。这样下去仍然是恶性循环,难!
借力“一带一路”,广交会能否再造神话
广交会这两年在宣传口径上一直往“一带一路”上靠,作为中国外贸发展最重要促进平台,深化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当然也是应该的。来自广交会主办方统计数据显示,第119届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采购商报到人数超过8万人,占总人数接近一半。
广交会新闻发言人、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徐兵说,虽然我国外贸形势依旧复杂严峻,但本届采购商人数预计与上一届保持稳定。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不断推进,沿线国家采购商增长明显,上一届沿线国家采购商占报到总人数已近一半。
不过,“一带一路”仍然只是国家战略上的长远选择,还不能成为“广交会”上的路径依赖,“广交会”能否再造神话,主要还是依靠“中国制造”本身成色.
六广交会上的“中国制造”该往何处去?在广交会上“守株待兔”是无奈之举,“中国制造”还需要有自己出路。
◑要有品牌的意识,大部分外向型代工企业,一直甘于做世界产业链最底端,以剥削民工为目标。面向欧美的贴牌OEM不是出路,长此以往企业不能自立,必须尽可能建立品牌。
◑具有原创力,能在外观设计,内在技术,产业标准化上拥有创造能力。生产大路货永远只能赚可怜巴巴的几元零钱,高附加值产品才可能赢得客户尊重和依敕,珠三角企业因为同质化严重,大部分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,造成“倒闭潮”出现,深圳虽然是外向型经济,但有着自己创新与设计能力,依靠产品差异化争夺市场,建立稳定供求关系。
◑质量保证是企业颠扑不破永远的真理和永远竞争力。高质量产品才能让企业稳健发展,才能让企业无后顾之忧,勇往直前。做到质量保证必须让企业每个员工树立自觉的质量意识,需要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教育。
◑利用好新的商贸平台。“广交会”只是一个实体平台,参加这样的盛会花费不菲,而现在的电子商业网站发展迅速,网络交易也日趋活跃,这是一个发展趋势,利用好网络平台,既能节省开支,又能为未来市场打开一扇门。
◑将国外市场与国内市场结合起来,对所有税费体制要认真学习,不能仅仅盯着欧美的蛋糕了,内战也是需要的。
七深圳创客周与广州广交会,未来与现实的背离
有人说“广交会”是中国经济“风向标”,有的说“广交会”是中国进出口“晴雨表”,这些都对,但“广交会”更重要的仍然是“中国制造”缩影,60年风雨沧桑,一甲子岁月轮回,曾经的“广交会”书写过“中国制造”神话,至今仍然带着光荣与梦想,作为中国对外贸易标杆,120届广交会,甚至119届广交会,有其重要的现实参考价值,它带来的不仅仅是贸易实际交易,甚至还有破除各种壁垒,帮助出口企业实现掉头向内转型的功能……
在广州南方不远处深圳,这座中国高科技之城,正在召开第二届国际创客周活动,与“广交会”艰难度日不一样,“国际创客周”招来了全是世界最聪明的头脑,代表的是世界最顶尖企业,而且现场人流热到爆,但这只是追求的未来方向,中国只有一个深圳,就像美国只有一个硅谷一样,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低端制造业大国,“广交会”才是大部分企业寻找出路的阵地,两个展会一个代表未来一个代表现在,对未来要有所追求,但更重要的是脚踏实地。